在法國巴黎地下鐵, 有一個站名叫做巴斯底(Bastille). 留法期間, 我曾經特地趕到這裡一遊, 原以為可以看到挑起法國大革命時的巴斯底監獄. 然而爬出地鐵後, 發現原址已經改建大百貨公司, 十分掃興. 我意態闌珊, 鑽到地鐵, 準備打到回衙, 卻在候車站一個角落, 發現當年巴斯底監獄的一個牆基遺址, 旁邊還有一個標示說明. 巴斯底監獄乃是法蘭西封建帝國的殘骸, 法國政府留下這麼一個牆基, 意在警惕法國人民, 絕對不可讓封建帝制復辟. 今天台灣也有一個中國封建帝制的最後堡壘, 他們不但不知道反省, 反而強詞奪理, 不顧時代潮流, 一昧為自己私利辯護.



三權分立已是國內憲政思潮的主流, 連泛藍軍也不敢違抗民意. 過去國民黨修憲九年六次, 主持修憲的政治學博士連戰一再堅持“五權體制不變”, 否則就是 “憲法破損”; 現在藍教頭選情告急, 翩然改變立場, 也主張三權分立, 願意廢除監察院與考試院. 早在今年初, 考試院即已宣示 “廢除考試院, 保留考試權”; 然而監察院卻一再抵制, 現在甚至主張 “四權分立”. 看來憲法應該改為 “根據錢復遺教’而加以調整. 監察院之設置, 原是孫中山先生立意保留封建中國的御史制度, 以為如此就可以保障吏治澄清, 弊絕風清. 然而事實卻不然.



最早正式對監察院發難的是雷震著作的《監察院之將來》.雷震指出封建中國設置御史制度, 著眼點是為了整頓吏治, 以便維繫封建王朝於不墜, 而不是為了保障人民權益, 這根本違背現代民主憲政學理. 他也指出歷代御史大夫膽敢向皇帝犯顏直諫者寥寥無幾. 御史大夫由皇帝認命, 原本就是皇帝家臣罷了, 與太監宦官根本沒有兩樣.

本來五權憲法還規定監察委員應由省議會與院轄市市議會間接選舉產生的, 然而連戰主持修憲時, 卻把監察委員的產生改由總統提名: 他一心以為自己一定當選總統, 乃為自己量身打造, 準備一圓中國皇帝夢. 監察院本來就是安插過氣政客, 經過如此改造, 監察委員正式變成國王人馬/宦官太監, 監察權宣告壽終就寢! 回顧半個多世紀以來, 監察委員表現差強人意的, 也只有一位陶百川. 監察院只打蒼蠅, 不打老虎. 監察院護航戒嚴與二二八事件與陳文成命案等等. 監察委員不是彈劾貪官污吏, 而是敲詐勒索與包庇貪官污吏. 監察院應該彈劾自己, 自宮上吊以謝國人!



更令人吃驚的是, 扁政府積極推動現代化與民主化與人權化, 遭到對岸中國惡鄰詮釋為 “去中國化”. 今天監察院卻與中國互通聲氣, 也說廢除監察院是 “去中國化思想作祟”, 好像太監宦官化與封建專制化與牛鬼蛇神化與共產制度化……才是中國化. 既然中國這麼無限好, 監察院大可抱著五權憲法到中國實施, 何必改為四權憲法! 如果反對五權憲法就是去中國化, 那麼毛澤東自始就反對五權憲法, 蔣氏父子戒嚴冰凍五權憲法, 連戰塗鴉竄改五權憲法, 他們才是去中國化的先驅.



監察院為了苟延殘喘, 居然不惜模糊焦點, 以反對監察權與行政院與立法院合併為由, 為自己的苟且偷生合理化. 其實只要司法獨立與媒體第四權健全, 監��院根本沒有存在必要, 否則監察院即使規模擴大一百倍也沒用. 美國以水門案把尼克森總統拉下台的主力, 不是什麼監察院或國會,而是華盛頓郵報的兩個記者; 以性醜聞案幾乎把柯林頓拉下台的也不是美國國會或政府, 而是一個檢察官. 監察院完全沒有設置必要, 何必「以少許\預算維持獨立行使職權的監察院」.



監察院是封建帝制中國的最後一塊堡壘, 連中國自己都不設置, 卻在台灣為惡半個多世紀. 監察院應該彈劾自己, 宣佈解散. 在巴黎巴斯底地下鐵古監獄牆基旁邊, 陰氣逼人, 我依稀還可聞到當年捍衛封建帝制的腐敗官僚上斷頭台的血腥氣味.



攻陷巴斯底. 攻陷巴斯底監獄. 1789年7 月14 日,人民受不了經濟衰退及農業失收的打擊。 ... 攻陷巴斯底監獄. 1789年7 月14 日,人民受不了經濟衰退及農業失收的打擊。. 再加上路易十六有意解散國民議會的意圖被人民識破,於是群眾便攻陷象徵專制和壓迫的巴斯底監獄,並釋放出囚犯 ...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http://hk.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7006051201153

林慧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